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知识 >
热门搜索: as  phpinfo  phpinfo  test   s在线监测

再收深交所监管函 天翔环境的危机何时休?

我爱环保网     发布时间:2020-02-13   
2016年与简阳市水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了项目公司简阳市天翔水务有限公司,资建设及运营维护管理,项目总投资约11.14亿元人民币,建设及运营维护管理问题,资建设及运营维护管理,实施 北极星水处理网讯:天翔环境前董事长邓亲华、前总经理邓翔未按照纪律处分及时辞职,两人及天翔环境董事会因此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邓亲华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近24.31亿元;天翔环境曾多次未经审议为邓亲华、邓翔提供担保3.675亿元,且未及时对外信披。天翔环境2018年的财务会计报告还被会计事务所出具非标。

由于上述原因,2019年9月19日,深交所公开处分邓亲华、邓翔五年内不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然而,邓亲华、邓翔直至2020年1月9日才分别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兼总经理等相关职务,时隔几个月。

不过,邓亲华、邓翔仍将在天翔环境或子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关关难过

邓亲华和邓翔父子二人为什么没有按规定及时辞职,天翔环境暂未做出解释。但是,天翔环境的资金问题却在持续发酵。

1月7日晚间,天翔环境公告称,公司当日收到简阳市水务局出具的《关于终止38个乡镇污水处理设施打捆实施PPP项目投资合作协议的通知》,通知公司与简阳市水务局办理终止协议后的相关事宜。

作为简阳市水务局38个乡镇污水处理设施打捆实施PPP项目社会资本方,2016年与简阳市水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了项目公司简阳市天翔水务有限公司,负责该项目的投(融)资建设及运营维护管理,项目总投资约11.14亿元人民币。上述项目已于2018年9月被简阳市人民政府临时接管。

导致这个PPP项目终止的原因是,2017年10月以来,天翔环境资金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推进缓慢,设备供应不能到位,且情况持续恶化,不能按期完成项目建设。

截至2019年12月,天翔环境、简阳市天翔水务有限公司仍未解决本项目的投(融)建设及运营维护管理问题。简阳水务局报经市常务会审议通过,终止该项目此前签订的投资合作协议。

天翔环境称,公司及项目公司就该项目前期建设投入了人力、物力、财力,目前公司正与简阳市水务局积极协商,尽快完成终止协议的签订,并成立工作组,对公司及项目公司前期已经完成的投资金额进行统计并审计后,依据原协议的约定及相关规定进行结算。

由于终止协议尚未签订,天翔环境称,暂时无法预计该事项对公司本年度业绩产生的影响。

而这并不是天翔环境因债务危机终止的第一起项目。

2019年7月,天翔环境就收到过简阳工业集中发展区管理委员会出具的《关于终止石盘(四海)食品医药产业园工业供水厂及污水厂处理厂PPP项目合作建设合同的通知》。天翔环境表示,公司目前陷入债务危机,未如约完成石盘PPP项目的建设。

石盘(四海)食品医药产业园工业供水厂及污水处理厂PPP项目投资总金额4.46亿元。 2017年1月与简阳市现代工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简阳市天翔供排水有限公司并于2017年2月与简阳工业集中发展区管理委员会签订《石盘(四海)食品医药产业园工业供水厂及污水厂处理厂PPP项目合作建设合同》,负责项目的投(融)资建设及运营维护管理。

2018年9月26日简阳市人民政府对石盘(四海)食品医药产业园工业供水厂及污水处理厂PPP合作建设实施临时接管,并指定简阳工业集中发展区管理委员会作为项目实施机构,实施临时接管工作。

2019年8月10日,天翔环境发布《关于解除<20万吨/年废轮胎裂解项目投资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的函》公告,称因公司陷于债务困境,投资规模约7亿元的20万吨/年废轮胎裂解项目尚未开工,签约方决定单方终止本协议。

引起监管层关注

天翔环境问题不断的背后,与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难脱干系。

深交所之前下发的监管函显示,天翔环境及其相关当事人涉及三大违规行为,分别是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信息披露违规问题以及公司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相关系列问题。

深交所也因这些问题,对天翔环境给予了公开谴责处分。这意味着天翔环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得融资,天翔环境控股股东则可能涉及虚假陈述,或将面临投资者诉讼等民事问题以及行政处罚等。

天翔环境引起监管层的关注始于去年的半年报。2018年半年报显示,天翔环境当年上半年巨亏1.27亿元,同比暴跌637.88%,期末其他应收款高达13.75亿元,公司自称可能存在大股东资金占用情况,引发深交所下发问询函。

今年1月,证监会对天翔环境立案调查,根据调查结果,2018年1-7月,天翔环境通过成都正其、成都吉思两大供货商,累计向公司实际控制人邓亲华提供资金21.95亿元。

同期,天翔环境通过民间借款或直接转款方式向邓亲华提供金额累计5.41亿元。在这期间,邓亲华陆续向上市公司还了部分款项,截止2018年7月17日,邓亲华非经营性占用天翔环境共计4.31亿元。

到了2018年年底,控股股东邓亲华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甚至高达24.31亿。有行业人士表示,这笔未能及时清偿的“占用资金”或是“导火索”,引发了上市公司巨额债务、业绩巨亏、诉讼缠身等一系列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预计截至2020年3月底,天翔环境及其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将达35.1亿元,相当于净资产的27倍,天翔环境已走到退市的边缘。

14亿债权有望被减免

对于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问题,天翔环境表示:“公司积极推进司法重整,引入战略投资者完成控股权转让,通过一揽子方案偿还大股东资金占用,化解公司的债务风险。”

天翔环境也确实为此做出了努力。2019年10月22日晚,天翔环境公告称,公司拟与相关债权人签订《债务抵偿协议》。债权人同意,在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天翔环境司法重整之日,将豁免或减免对天翔环境的部分债权,用于代替公司大股东偿还其对天翔环境的资金占用,代替偿还的债权比例为1:1,合计不超过14亿元。

据天翔环境介绍,成都亲华科技有限公司是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主体,该公司注册资本7.05亿元,邓亲华持股40%,邓翔持股60%。而邓亲华与邓翔为父子关系,两者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合计持有天翔环境32.26%的股权。

为解决天翔环境债务问题,以及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天翔环境的资金占用问题,天翔环境拟实施司法重整。而为推进司法重整进程,公司债权人决定与天翔环境达成上述相关协议。

天翔环境表示,签订《债务抵偿协议》有助于积极地解决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问题,促进公司实质性进入司法重整程序,为公司脱困创造有利条件。

然而,天翔环境司法重整是否能顺利完成,还不好说。